首页 Home 法律法规 Laws&Regulations 国内 Domestic

案例分析 Case Analysis

象牙,为什么要销毁?

来源:果壳网 Ent

  今天(编者按:2014年1月6日),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在广州市销毁了一批象牙,近年来被罚没的6.1吨象牙和象牙制品被彻底粉碎。一部分象牙粉末将会被用于警示展览,剩下的则会被集中保存。按照黑市价格,这些象牙总价值可达数千万元。这是一个信号,表明政府不会容忍象牙盗猎和走私,也是为这些象牙背后至少2000头死去的大象举行的迟来的葬礼。

  摧毁象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早在1989年,肯尼亚就曾以焚烧象牙的行为来回应猖狂的盗猎。2011年肯尼亚、2012年加蓬、2013年菲律宾和美国四次总计销毁了大约20吨。除了中国林业局和海关总署这次销毁的6.1吨,香港政府还有30吨收缴的象牙尚未决定如何处置。2010年以来,大象偷猎案件数量抵达了新的高峰,近两三年来,每年平均有大约3万头大象遭盗猎,但更大的问题是偷猎者的组成——和八十年代个人主导的盗猎危机不同,如今的盗猎是一项高度组织化的跨国犯罪行为,野生动物制品和毒品、军火、人口走私共享统一渠道,其每年190亿美元的收益中颇有一部分流入了恐怖组织的资金库。

  但是,打击盗猎,为什么要销毁象牙呢?

  销毁行为一直是充满争议的,因为它看起来违反了简单的供求关系。盗猎的基本动机是追求高额利润,而之所以象牙能在黑市卖出高价,重要原因是象牙缺乏合法渠道来源。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尽量用合法渠道打击非法贸易才对。收缴来的象牙虽然也是带血的,但其主人反正已经死了,不用它拉低市场价格、反而烧掉,岂不是巨大的浪费?

  事实上很多国家也曾经尝试过这种做法,比如2007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机构特许非洲四国和中国、日本签订了一个115吨的一揽子“合法象牙”进口协议;但是,多年的尝试之后,很多人对于合法象牙打压市价的前景已经失去了信心。现实,并不是简单的供求曲线计算。

  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保存这些象牙、阻止它们被犯罪集团二次偷走是很花钱的;尤其要考虑到,有大象分布的国家,经济状况通常不佳。坦桑尼亚目前有1.2万根象牙库存,每年为此花费7.5万美元。而且任何措施都无法彻底防止腐败官员监守自盗。对于很多国家来说,不如彻底销毁、断了念想。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克劳福·阿兰( Crawford Allan )指出,“如果你拿不出钱来保护(收缴的象牙)……最好的办法是弃绝诱惑,毁掉它。就这么简单。”

  但是更重要的是,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United State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主任丹尼尔·阿希(Daniel Ashe)指出,合法象牙的存在给执法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譬如2007年那次购买,中国使用的是象牙合法证制度,每个象牙制品配一张附有照片的证件,然而没有什么办法能确保证件和原制品始终在一起——而今象牙证件本身的买卖已经形成了一个小黑市。根据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2011年底的调查,超过半数的经销店根本就不提供收藏证,近一半店面以“费时、高成本”等理由主动建议消费者不要收藏证。

  不仅如此,合法象牙的存在本身还会使得市场扩大,让加工者和消费者认为象牙是合适的奢侈品,投入市场的合法象牙数量能否平抑由此带来的消费增长还是个未知数。丹尼尔·阿希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建设普遍的道德规范,让全社会形成谴责象牙持有和买卖的氛围,清楚地告诉消费者购买象牙是不道德的,从消费心理这个根源上打击需求。但在国家主动出售合法象牙的情况下,这是很难实现的。

  其结果就是,合法象牙在中国实际上没有能够拉低市场行情,在非洲也没有明显的打击盗猎效果。截至2011年底,国内象牙原料的价格不但没有因为合法象牙而降低,反而比2008年之前翻了3-4倍。同样,来自非洲的数据表明象牙走私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进入了快速攀升期——虽然2012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机构的报告认为合法进口和盗猎猖獗之间并无联系,但也足以让人失去信心。2010年赞比亚和坦桑尼亚试图效仿2007年的先例,但是激起了远比当时更大的争议,最后赞比亚主动撤消了请求,而坦桑尼亚的提案没有得到足够的赞同票。

  去年年底,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AWF)发表了一份声明,号召全世界采取象牙销毁行动并立刻禁止所有国内象牙贸易。声明中指出,“某些国家的象牙库存和合法贸易会引发模糊和疑惑,使得区分合法非法象牙实际上变得不可能,遑论执法。”基金会CEO帕特里克·博金(Patrick Bergin)认为,阻止盗猎的有效方法只有打压市场需求一种途径,哪怕需求事实上不可能完全消灭,也比合法贸易掩盖下猖獗的黑市要好。

  销毁象牙的支持者经常援引藏羚羊的先例。十年前,中国政府公开销毁了一批收缴的藏羚羊皮毛,作为信号。在各方面的推动下,西方的时尚行业抛弃了藏羚羊披肩,喀什米尔的沙图什工业转而使用其它的羊毛来源,美国将藏羚羊列入濒危动物法案的保护范畴。“我希望今天销毁象牙也能传递类似的信息,为大象带来类似的成功。”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格蕾丝·盖布瑞尔(Grace Gabriel)如是说。

  但是反对者也会不失时机地指出,藏羚羊盗猎虽遭受了打击,但并未被消灭。2013年1月,尼泊尔政府收缴了一吨多的藏羚羊沙图什,这意味着至少1.15万只藏羚羊被猎杀。全部藏羚羊种群可能只有15万只左右。

  可以预见,野生动物保护的两派思路——销毁象牙打压贸易,和敞开贸易压低价格——的争吵还会继续下去。完美的解决方案也许是不存在的。上一次我们敞开贸易的尝试被很多人认为并不成功,但愿这次会有更好的结果。

  (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 Blogs Why the U.S. Destroyed Its Ivory Stockpile。)


国家林业局的官方微博发布的象牙销毁现场照片

版权所有 © 华南野生动物物种鉴定中心 粤ICP备14011533号  Top